丁一戊

备考
禁止lof内一键转载

【茂灵】心锁

*小短篇

*半喻体
     
  

        
       
    
一把锁横亘在灵幻心头,它有着冰冷的温度和黑漆漆的外壳。

灵幻在最初曾试图把鲜红幼嫩的心脏从壳里捧出来,在它被摔的遍体鳞伤后他又识相的把它塞回去。

他平时关系尚好有所往来的酒馆里的人们——他们热热闹闹把他围作一堆时脸上带着不似作伪的推崇之情,热情地称呼着他灵幻大师。灵幻曾以为自己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往来谈心的去处,然而那些人,他们不过是被灵幻佯装的无懈可击和花言巧语的表象吸引而来的群鹜,在他遭遇真正危机苦难时倏忽一哄而散,不见踪影。
  
  
  
好吧好吧。灵幻举起双手摆着头苦笑,我承认,我真是一个朋友也没有。

但这又能怪谁呢,我和谁真正交过心呢,我又敢和谁交心呢?

以微笑为面具的欺诈师的真面目是有着透彻到骨子里的寂寞和寥落,抑郁不得志的失败者。

锁里的心埋的很深了,锁也变得硬不可摧。
   
  
  
新隆……你还在做那种骗人的勾当吗,为什么不去找个稳定的工作安分下来?

伴随着相同的话语,随着时间的变化,母亲的话语愈加焦虑和尖刻起来,却宛如长而坚牢的锁链,把心里那把漆黑的锁箍得更紧。

飘飘飞飞的儿时愿望对于灵幻来说是扯不住线头的风筝,随着年纪的增大那风筝飘的越来越远了,恍惚间几乎在空中凝成一个小点,瞬息间就要消失不见。

‘我要成为大人物’泡沫般美好而不切实际的承诺在脑海里扑腾着泛出几点白沫——也很快就要噼啪破灭了。

灵幻啼笑皆非的晃晃脑袋。

那被锁链箍着的心脏几乎快被箍出血来——

在灵幻手中飞速转动的墨笔在空中顿了半晌,他妥协而无奈的笑了笑。

行啊,这份工作我也不——
   
  
  
嘎啦——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灵幻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急急忙忙的起身对电话里最后耳语几句:有客人来了,我之后再回电话。

——皮鞋摩擦着地板,发出并不恼人的轻微嘎吱声,男人习惯性的以脚尖为支点,身体顺时针往门口的那面转了个身,以比平时略微稍快一点的步伐朝门口走去,灵幻感觉胸口有些沉,像比平时多装了一些什么发烫的东西在里面,又像缺失了什么似的有种火急火燎的渴。

站定的时候灵幻眼前失焦般的空白了一刹那,回神时门口已经伸进了一只毛茸茸的锅盖头,男孩的半只手还怯生生的扶在门檐边上。

那双黑色的瞳孔直直的望进了灵幻的眼里。

他听见男孩问,大哥哥,你也会超能力吗?
    
      
    
  
嘎啦——

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喀啦喀啦——

是锁被钥匙旋开的声音。
   
灵幻脑中一片空白,瞬间被丢入混沌和鲜明的间隙里,周身被骤然迸发而出的光彩围得心悸。
  
彩色的钥匙插入了锁孔,那长长紧缚着的锁链哗啦啦落了下来,黑冷的铁屑被融成鲜明的光辉,清悠地化作畅快的音符。那黑色的锁轻轻的落到不知何时已长成青年的茂夫手里。
  
青年对待珍宝般小心地把瘫软下来的男人抱入怀里,又贪恋地蹭了蹭男人细软的金色头发。他埋头靠在男人胸口,听清了心跳后隔着胸腔吻了吻那颗跃动的心。

行了……行了龙套。灵幻埋着头揪紧了弟子的衣服,语不成调地低声唤着:碾碎我吧。

那可不行。青年固执地紧了紧怀里的人,怀着虔诚而严肃的神情,将锁捧进了黑色的匣子。

匣子的盖子嘎嗒扣合,落到这片世界里最光明的一片方地,青年回头最后看了眼它,方形的黑色匣子在光芒中显得突兀而孤单。

他小小的动了动手指,那裹藏着钥匙的方盒便被艳红的玫瑰簇拥着围满了。
       
   
   
锁被彻底尘封后,青年小心翼翼抱着他的钥匙走了。
     
   
   
匣子里两把锁静静并排着。
 
    
   
  
FIN

评论(13)
热度(82)
©丁一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