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戊

备考
禁止lof内一键转载

【茂灵】谎言禁止

*小短篇

*瞎撒糖
   
     
 

   
  
    
今日本应是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的一天。

灵幻新隆正以一个极度扭曲的姿态拿着笔试图在面前的纸上写下点什么,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像遭遇什么重大危机似的冷汗直冒。然而尽管已经过去了足足三十分钟,他面前的纸面却还是洁白一片,没能落下半个墨点。

“完了。”

灵幻终于放弃似的把笔往桌前草草一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刷的把相谈所外‘今日暂休’的牌子挂了上去。

瘫倒在沙发上的灵幻叹了口气,他必须得这样做,如果他不想仅仅用一天的功夫就砸掉他相谈所长久以来打下积攒的招牌名声的话。

灵幻不甘心的再次试着发声,他绞尽脑汁的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慌话,并试着说出它们,哪怕只发出零凑的一两个音节也好——可奇怪的是他平时应付别人,同委托人对话时那些谎话不经思考就直接从顺溜的舌头尖流水般的划出,不带打任何折扣。然而现在,当他试图主动想出某些离谱的假话,他的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声带像是失去应有的功能般的静止着,发不出任何有效用的只言片语。一个切实可观的事实摆在灵幻的面前,填充了他大部分的思考能力。

“我不能说慌了”

本世纪最强的除灵师括弧欺诈师灵幻新隆此刻遭遇了自己事业生涯的大危机。
 
   
   
  
“我昨天吃了章鱼烧——”

比平时放大了些许,咬字有些不清晰的话语回荡在相谈所的空气里。

啊,看来实话还是能顺利说出来的。灵幻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

真是,吓得差点连话都不会说了。

等等——

欺诈师恢复了冷静的脑瓜子灵活的转动了起来。

相谈所里顿时充斥着刻意放大的灵幻的声音,他吊嗓子一样把每个字说的字正腔圆。

“灵幻新隆是帅气温柔的美男子——”

“小酒窝就是个丑陋的皱气球——”

“茂夫就算天天喝牛奶也长不高——”

自娱自乐的幼稚欺诈师乐得在相谈所的沙发上打滚,滚到一半又刹车般似的戛然停住。

等等……茂夫。

心头一凉的瞬间,灵幻发现自己似乎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师父?”弟子的声音适时的从相谈所的入口处传了过来。

灵幻在短短几秒内摆出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姿势,黑色锅盖头的男孩在相谈所门后犹疑的往里望了望,在看到熟悉的身影后松了口气似的走了进来。
 
 
“mob你来了啊,”装作正面对眼前空白一片的纸冥思苦想着而才发现弟子的到来,灵幻尽量保持着自然的态度招呼茂夫,“今天不用你帮忙了,早点回家去吧。”

“我看到外面的告示牌了,师父。”茂夫在灵幻的对面坐下,规规整整的把书包挪到了一旁。

注意到茂夫小动作的灵幻眉头一跳——这可不像是打算走的样子。

果然弟子很快说出了后话。

“我在外面感觉好像听到了师父的声音,所以还是打算进来看看。”

“但师父明明昨天还叫我来帮忙,今天却突然暂停营业……我想知道原因。”

灵幻颇有余裕的表象有些绷不住,冷静的面具隐隐有龟裂的迹象,为什么平日里乖巧听话的弟子偏偏今天那么多话。

此刻欺诈师的脑袋正在飞速运转着,试图找出某个不撒谎又能在如今情况下应付弟子的方法来。

“咳,其实今天相谈所里发生了一些事……”随着话语的顺利说出,灵幻松了口气“mob你知道在事情顺利发展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不可预料的因素的出现。”

灵幻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弟子的肩:“师父我就是为了让其不影响今天一整天的除灵工作,借关闭相谈所来消除那个隐患。”

“嘛,等mob你成长为优秀的大人的时候也会懂得为师的策略的。”
 
 
  
“等等师父,”茂夫面无表情的扣住了灵幻的手腕,“我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灵幻僵住了。

……哈,果然这种含混不清的说辞还是行不通吗。

“而且我知道努力工作的师父也不会是无缘无故休假的人。”

像是想到了什么,茂夫的眼神黯淡下来,一瞬间像被遗弃的小奶狗,原本就柔顺的垂下的刘海在茂夫埋下头后软软的盖住了眼睛,“……是我也不能说的事吗?”

“……”灵幻发现他无法回答弟子的问题,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能说谎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好事,但对于灵幻新隆来说简直糟糕透顶,巧妙的谎言已经成为他本身性格的一部分,他也需要以此来营业谋生,更何况他和茂夫——他和茂夫的开端就是由一个谎言把两人串联到一起的。

“抱歉啊mob……这件事暂时还不能跟你说。”灵幻沮丧的叹了口气,俯身向前揉了揉弟子埋的更厉害的脑袋。

“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
 
 
 
“是吗……”灵幻的手腕被弟子微微用力着扣紧了,“师父还是把我当做小孩子,一直以来都是,有好多事情也瞒着我。”

“mob?”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的灵幻想要挣脱开弟子的束缚,却发现后者的力气突然大的出奇。

“喂……说了不能对人使用超能力的吧。”灵幻倒吸了一口冷气,事态好像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不这样做的话,师父会逃跑的吧。”

“就像前几次那样。”
 
 
  
 
在茂夫超能力的操纵下,灵幻端坐在沙发上,双手被强制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如同静止一般避无可避的直面着对面同样严肃地端坐着的弟子。

这是小学生面对老师背诵课文时的姿势吧。

灵幻在心里吐槽。

“师父,现在听我说话吧。”

茂夫满意的看着以较往常认真许多的姿态听着自己话的灵幻。

要是眼睛也能直视自己的话就更好了——

“我喜欢师父。”

“是对恋人的那种喜欢。”

‘虽然已经猜到内容了,但果然好羞耻……’灵幻的脸克制不住的变红了。他想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逃开弟子像要把他烧化般的灼热视线,然而此刻他正被茂夫的超能力束缚着,那抹红色委委屈屈的从他的脸颊一路攀延到了耳根。

灵幻狼狈的移开了视线,抿住嘴唇一语不发。

“师父……请看着我的眼睛。”

茂夫执起了灵幻的一只手,滚烫的吻落在对方的指尖上,“拜托了,请考虑一下我吧。”

在柔软的嘴唇碰到的瞬间灵幻整个人都颤了下,他被弟子炙热的心意熨烫得说不出话来,灼烫的触电感从指尖一路传到心脏,挠得他心里酥酥麻麻的。

他抬起头,在对上那双含着快溢出来的忐忑和期待的墨黑色眼睛时,灵幻的心顿时软成了一团。

“还是个孩子啊”灵幻在心中如此感叹着。

即使是气急了使用超能力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

之前茂夫试图告白的时候灵幻因着不想伤到在他看来少年人脆弱的自尊心而极尽所能能躲则躲。然而到现在,纵使是如此特殊的情况下,好像也有了非正面引导不可的必要了——毕竟他扮演着对方的人生导师这一角色,尽管灵幻也没想到茂夫对自己能执着这么久。

毕竟是有着大好前程的少年啊,未来还是未知数呢。对于自己也大概是青春期对长辈的憧憬之情,就算是真的爱情——灵幻飞快丢开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总之现在,首先是干脆利落的拒绝。

“抱歉啊茂夫,我——”

灵幻突然愣住了。
 
  
  
 
那句“我不喜欢你”像哽在了喉咙里。

任凭他用尽全身力气也说不出来。
 
   
 
   
 
FIN

评论(21)
热度(167)
©丁一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