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戊

备考
禁止lof内一键转载

【茂灵】(R18)蜂蜜酿造

*ooc

*因为补课咸了好久……惭愧着发粮

*恶趣味的丧病车!天赋异禀茂出没(。)
      
          
       
1
     
影山茂夫的成年礼结束了,他和他的师父刚才在桌上喝了酒,现在都有些醉醺醺的。影山的醉意没上脸,至少在外人看来脸色还是沉默寡言的白,旁人把半杯倒的灵幻交给他,互相都带了心照不宣的意味。他扶住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的男人,而后微露出介于清醒与迷茫之间的微笑,对面的人更放心地大力拍了拍他的肩,和其余人一并散去了。

本来就没什么可担心的,龙套是超能力者,即使喝醉了酒总不会连自己和自家师父的安全都无法保证。也寻得到灵幻家的路,他走过无数次,已经熟练到不用在途中犹豫半秒。

该担心的是其他事。灵幻在被弟子摁在玄关墙上亲时终于找回了一点理智,他半睁着眼,还呼吸不稳的时候就从还朦朦胧胧的视野里看见了弟子的脸。现在影山的脸发着红了,像亲着他师父的时候攒下的酒劲儿一并涌了出来,动作比起亲吻更倾向于毫无章法的乱啃。

他感到了些微的凉意,缘由是已经被扯到地上去的衬衫,但这点凉意也很快消弭,影山紧贴在他胸口的脸,覆在他胸前的唇舌和紧箍他腰的手掌都滚热发烫。他整个人埋在灵幻身上,像个攒动着的热源一样快把人烫化了。

在这种烫死人的气氛里酒精作用地可厉害,灵幻也有了几分神志不清的意味。约莫是酒精作用,或者灵幻新隆终于从记忆杂帚里想起了和弟子约定成年后才能干这干那的事儿来。他默许地抬了抬手臂搭在影山脖子上,自己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在某种信任下腰和腿都完全没使力——影山现在力气大到能轻松打横抱起他。在弟子又凑上来含他耳朵上一点软肉时他轻车熟路地向下摸去,沿着影山紧实的腹部一路摸到了鼓鼓囊囊的那处,耳边的喘息明显变得沉重,他像被火热的烧钳夹了耳朵——影山咬了一下。灵幻脸热得更厉害,但动作没停地拉开裤链,情迷意乱地上下撸了两把,动作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师父?”影山还没从刚才灵幻刚才的俩下里回过神来,茫然着低头时看见后者的脸已经白了一半。

“龙套……你硬了吗?”

影山愣住,他埋头看看俩人极为可耻的姿势,又看看灵幻还没抽出去的手,有意锻炼过的读空气能力让他恍然大悟:师父这是在跟我调情吗。

“还没……”影山诚实地答到一半,某种经过教导的直觉让他在后面作了句不好意思的补充,为了效果他期期艾艾地对上灵幻的眼睛。

“它正在为你变硬。”

“?!!”谁料灵幻听了回答后脸色更加灰败,影山快疑心他蹭到了墙上的粉灰。男人嘴里嘟囔了几句听不清的话,刚才软成一滩的身体瞬间蹦了起来,郑重地把弟子移开了十厘米。

“我刚才想起来了,”他心虚地咳了咳,顺手帮弟子把裤子拉链拉了上去,“喝酒之后做伤肾的!”
       
        
         
2
      
所以说为什么会那么大啊!?

灵幻一口血堵在胸口,整个人毛毛躁躁地心慌,他捂了捂眼睛,深吸了口气又松开手指,电脑上白底黑字让他头发炸得更厉害。

男性与男性的交媾本就存在着更高一层的风险,何况现实情况比他想得更加严峻,灵幻从自己无所不能的大脑里刮搜了点相关信息,比较起网页讯息还是显得苍白。他又动了动手指在搜索引擎上打关键字。

蓝条慢腾腾地加载出来,灵幻随手戳了个链接,把gv下载好了。

他正经着一张脸看了半天,里面被压着的男生叫得实在令人难为情,演技也过分夸张。他没研究出什么反倒学习了不少体位,看到最后才清醒不该从这种刻意迎合观众的片子里找答案。灵幻痛心疾首地在提供资源的网站下方留评:“攻太小!”参考价值大打折扣。

灵幻重振旗鼓,这次在专栏问了问题,他把影山和自己描述得模糊不清,重点在于安全措施和尺寸过头有无危险性。

网友答案滴滴滴地排列,“腹泻”,“肠道粘膜破裂”,“病菌感染”,“脱肛”等词看得他脸色跟屏幕荧光一样惨白,其中还有嘲笑基佬的恶劣回复。灵幻弱弱吐出了魂,目光超脱,在惨淡的念头浮到头顶时门外咔嚓一声响。

灵幻悚然一惊,来不及想影山为什么早了一小时回来,只想着让他看得眼睛疼的网页绝不能被弟子看到,他浑身冷汗,手忙脚乱下鼠标不小心碰到了地上,又光速捡起来拼命按叉。开的网页太多,频繁操作下电脑都有些卡顿,这时脚步声音进到了房间,灵幻手没停下,半个人先往后转了过去。

“啊啊龙套!你今天回得好早,天气这么热不先去洗个澡吗?”

“师父,外面正在下雨。”

灵幻被噎得脸色一阵变化,这时候的确看到影山被打湿了一点的袖子,那些深色扑腾扑腾,随着影山动作变成飘忽的燕子,年轻人长手长腿,几步就把俩人间距离缩短成可不计的程度。

灵幻内心发出一声哀嚎,他看不到电脑情况,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此刻在内心拼命打腹稿。

“师父在看什么?”影山凑了过来,好奇地看向灵幻身后的电脑。灵幻新隆整个人绷得僵硬,一口气忐忑地梗在胸口,他支楞起眼皮打量影山的反应,心底打着鼓,一时间也不知道情况怎样。

影山张了张嘴,从脖子开始涂颜料似的覆上一层浅淡的薄红,他掠过一眼便移开了眼睛,转而看了看灵幻欲言又止,经历了过渡段后颜料已经盖满了脸和耳朵。

这是个什么反应?!灵幻惊奇着转过头也往屏幕看去。

……啊gv。

灵幻绝望地把那口气吐了出来,陷入昏倒和装死二选一的纠结中。

影山倒是一点不纠结,他完全在状况外,还涨红着脸缓慢地提议:“师父寂寞了的话我可以……”

“不啊啊啊啊啊啊,听我解释!”灵幻爆手速飞快摸了个网址出来,一看就相当狗血的小说名。他冷静地给弟子指了下页面上铺天盖地调色盘似的广告,完全是痛斥的正义面孔。

“这是弹出来的色情广告!最近的网站素质真是脏污!未成年人看到怎么办!?”

他说到最后自己都有些心虚,不由自主往上看了眼刚脱离未成年范畴的男生。

影山抿住嘴唇不说话了。
       
        
          
3
       
灵幻新隆平静地度过了一星期,在某个安静的午睡后惊醒了。

这不太对啊!他在心底琢磨。

那两天过后一切都没什么异常,影山和他该工作工作,该上学的上学,临睡前互道晚安足尖相抵相拥而眠,早上影山先起来做好早餐,灵幻读着晨报和影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到点了交换个吻就依次出门。日常的亲亲抱抱一样不少,弟子看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胶着,脸红的时机依旧很可爱。

灵幻抱头想了半天,还是觉得浑身不对劲。

可他要怎么去问弟子啊?那啥茂夫,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和师父做吗?咋最近都没提了?接吻这事儿倒是没落下……怎么亲到一半就刹车了?

不对,哪里都不太对。

影山没提这件让师父吓得脸色煞白的事是徒弟的体贴,他该庆幸着继续过跟龙套成年前一样轻松惬意的日子,也不用再有任何器官脱离身体或者屁股疼痛的担忧。

灵幻沉默着发了会儿呆,半晌挪到了影山的床位,径直把自己摔在了枕头里。

他嗅到了点新生的萌芽气息。徒弟平时看起来表情缺乏,组合而成的线条也是平直,圆规和直尺比划成的规整锅盖头顶着无数个四季的天空而过也没有变化,总之硬邦邦仿佛一切都在壳底下。影山也确实把一切情绪都塞进了硬壳,灵幻从遇见男生起就体感了那层壳的分量,窥探内里并不是少做的事。

现在他能说什么呢?影山又不是坚果,男生内里柔软又热烫,带着蓬勃的朝意,他从对方还是个男孩时就陪着他成长,影山长得更加坚韧而强大,能把一整个人裹藏的温柔却从未改变。

他埋在枕头里深吸了口气,浑身裹缠的担忧在弟子的气息里消释了。
       
        
         
4
       
影山茂夫从自行车上下来,天色已经黑深,他就着透过公寓前绿化带树林影影绰绰的光接近了自己的家。

步伐落下频率比以往急促一点,他今天临走前被社团的人拖去做某个比赛的外援,中途双方因为黑哨起了争端,他仅仅是看到这种事便多了沉郁,也应付不来,只在心里积下层灰黑色的尘埃。拉他来的人忙得焦头烂额,在事情差不多了结后向后一瞥看到沉默着坐到天黑的黑发男生,惊讶地说你怎么还没走,今天非常抱歉,你快回家吧,改天请客补偿。

他对几个小时的忽视没什么抱怨,在柜子里摸到手机看见灵幻的未接来电时情绪才开始有了波动。他快速地发了条短信给师父,几乎在发出的同时就收到了回复。终于安下心来,压力值也暂时压低到可忽略不计的数值。

开门后他一眼就看到了缩在沙发上的灵幻。男人显然是洗了澡,现在系着他那件宽松的浴衣,本来不胖也不壮实的身材显得更加瘦削。

“啊茂夫,总算回来了吗,学习辛苦啦。”

灵幻听到开门声瞬间把综艺节目丢到一边,顺手接过弟子的包和校服外套时注意到了男生的沉默。

“怎么了?”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弟子潜藏着的不明灰色情绪,衣服和包暂且被他放到鞋柜上,灵幻走了几步挨近影山,把男生的刘海撩了起来,手掌贴紧他额头,眉毛的轮廓在上撩的刘海下隐隐露了点出来。“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灵幻猜测。

“……师父”影山茂夫的眉头在灵幻的贴近下松开来,露出安适的神情,他轻轻蹭着灵幻的手心,伸出手把师父抱在了怀里。

灵幻等了半晌,弟子的声音终于闷闷地从耳后传来了。

他大致从话里了解了事情经过,心疼地拍了拍男生的背,还是忍不住责备:“你真的就在旁边坐了仨小时?”

“抱歉……我也不知道当时我能做些什么,但的确什么忙也帮不上,如果师父在那里的话应该会有办法吧。”

“……啊?”灵幻听到最后哭笑不得,不客气地敲了下弟子迟钝过头的脑袋。

“乱想些什么啊!我是说你应该早点回来,”灵幻理智气壮,“这事情跟你完全无关吧,旁人的问题留给他们自己解决反省,温柔过头是会让自己受委屈的。”

灵幻把弟子的脸掰到了自己正对面,看了半晌终于从影山眼睛里看出了趋于平和的神色,他松了口气,顺势捏了捏弟子的脸,触感令人怀念。

“不爽的话就发泄出来,不想面对的时候就直接走掉,知道吗?一切都不会太糟的。”

“啊……”影山完全从情绪里把自己扯出来了,内心一处房间被这张帕子擦拭得窗明几净,但阳光鼓噪,他现在整个人又被装进了夏日里。

影山的头低下,灵幻看见他睫毛抖了抖。

“……我现在想抱师父,这种事也是能被允许的吗?”

“你……啊真是!”灵幻想用手捂住脸,意识到整个人都被罩在男生怀里时转而把头用力埋到对方肩上,“师父教导你的话可别用在这种地方啊!”

“对不起。”影山垂头道歉,已经成了下意识的动作。他通常行动比意识到为何道歉要快上半拍,现在却确确实实地难受又失望,心里说不上冷凉,至少已经空了一块,好像有落雨飘了进去。

“道什么歉?”灵幻从难为情的境地里稍稍恢复了镇定,周身笼罩上低气压时意识到弟子又读错气氛了,他正想开口安抚几句,影山已经接着他的问题说了下去。

“我没考虑师父的感受。”影山答得飞快,灵幻缓慢意识到可能这事比他想象中把男生压得更久,以至于弟子已经在内心反省了无数次。他安静下来,转成了聆听的姿态。

“我也不太明白,但几天前我意识到师父的确好像对和我做爱的事情消极躲避……这样说希望你不要生气,我茫然地想过是不是我自己做错了什么,如果真的有请告诉我……你知道我不擅长看旁人情绪,但是更怕连恋人也不能了解了。”

“后来我意识到自己太自私。师父不能做一定有什么原因,就算是害怕做爱这种缘由我也能接受,师父不喜欢的话就把这一选项排除。至少还剩亲吻和拥抱。”

男生似乎连最后一句话都不能确认地重复着,

“亲吻和拥抱?”

灵幻踉跄着拽住男生的胳膊,急躁又莽撞地亲了上去。

他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被愧疚的浪潮兜头淹没。这一切都太过烫人,他的情绪也烧到了顶点,男生的爱意在话里全无保留,听到最后一句话时他想:行了,被他干死也没有遗憾了。
      
      

    

评论(82)
热度(985)
©丁一戊 | Powered by LOFTER